有空多陪陪父母,因為有一天,我們也會老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safe_image~有空多陪父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父親和妻子!文/木子思想

      我遇到了難題,美雲在我向她提出結婚請求時她也提出了要求

         那就是婚後不能和我父親同住。她是個精明的上海姑娘

        我愛她入骨,追了兩年才追到她,我倆的關係從一開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就是男卑女尊,她說出的話根本就沒有迴旋的餘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這下可難住了我!

    我父親已經六十歲了,退休在家,健壯、爽朗的一個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母親在生我時難產去世,是他父兼母職將我拉扯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為了我他沒有再娶。

   我也曾問過他多次:「爸,你當初為何沒有再找一個呢?」

   他總是幽默的說:「太多女人追我,挑花了眼,所以耽擱了!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實情是他不願冒我被後娘刻薄的風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現在要我為了結婚將他驅逐出去我可做不到。

   我問美雲:「既然你答應嫁給我,為何卻不接受我的父親呢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並不惹人生厭!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美雲用她那性感至極的嘴巴說:

          「這與他的為人性格無關!我可不想在兩居室的房子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一個每天無處可去,像象上帝一樣無處不在的老人!

     害得我一跨出臥室就得衣冠楚楚,連穿件薄紗睡衣的自由都沒有!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從美雲家回來,我絞盡腦汁也想不出解決的辦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房子是前幾年我和父親用全部積蓄買下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現在再掏錢去另外買房結婚我也沒那財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沒有再去找美雲,她也沒有打電話給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從來不知道失戀的痛苦是如此讓人痛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短短一段時間我就瘦了一大圈。父親幾次問我有什麼難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都掩飾說只是工作上的麻煩。

         誰知困境只持續了一個月時間,我就絕處逢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天父親回來說:

         「你表舅全家移民去了美國,非得拜託我幫他照看房子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記得好像確實有一個遠房表舅住在浦東的郊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很久沒有聯繫過,印象中也只是很普通的家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再說既然移民為何不把房子賣掉更好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父親面對我的疑問回答道:「他前幾年炒股發了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現在也趕潮流要移民去國外,怕將來還要回來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所以不想把房子賣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過了幾天父親就清理了一些衣服搬了過去,怕耽誤我上班堅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讓我送,沒過多久我將房子粉飾一新就把美雲娶了回來

          結婚那天父親也來酒店喝了我的喜酒,還給了美雲一個大紅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散席我送他出來時問起他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喜滋滋的直說住在郊區比城裡好得多

         每天還和那裡的老人打麻將。看他那樣開心我也放了心

        覺得自己運氣很好,遇到難題總能自動化解。

      婚後我陷入對美雲身體的迷戀,很少出門,直到蜜月度完

      美雲上班去了,有天我輪休在家,想起美雲在單位吃午飯

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個人實在無聊,才突然想起去看父親。

         當我按地址跑到浦東找到那棟房子時,才發現這只是處很不起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還頗破舊的兩層小樓房,聽到門鈴響來開門的卻是父親嘴裡

       出了國的表嫂!她指著二樓告訴我哪間是父親的房間就轉身進去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感覺她對我很冷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父親聽到敲門一打開看見是我有些尷尬,他沒有想到我會找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隨他走進他住的房間,我就發現事情完全不象他說的那樣

      一間只有十平方左右的房間除了床,什麼也沒有,窗戶連玻璃都沒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用塑膠紙封住,光線很昏暗,樓道的角落有一個

          煤爐和簡單的炊具,那就是他煮飯的地方,看來他只是個寄居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問父親為什麼,他淡淡的說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不為什麼,我只是不想看到你為了我結不成婚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心像被拳頭重擊了一下,半天說不出話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父親看我那樣難過,還安慰我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我住哪裡都沒有關係,只要看到你開心就好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郊區空氣比城裡好,我更喜歡在這裡呢!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來我就向美雲提出要把父親接回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美雲很乾脆的回答:

    「這個家有他沒我,有我沒他,你自己掂量著辦!」

      我悲憤的說:「他辛苦把我養大,我剛成家卻逼得他獨自在外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房子住!你也有父母啊!你叫我今後怎麼面對世人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美雲抬頭對我做了個很不屑卻極嫵媚的表情,冷冷的說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我的父母不會拖累我,我也無權阻止你去接你的父親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要我還是要他,都在你的一念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說完,進房間收拾了一箱衣服,摔門而出回去了娘家!

        我跑去接父親,父親不但不同意回家還命令我馬上把美雲接回來

     他說:「我身體很好,不需要你照顧,你只需把自己的家庭打理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將來我真動不了,我就去住老年公寓!父親不能陪你一輩子

    妻子才是和你白頭到老的人,都三十歲的人了,你要懂得孰輕孰重!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垂頭喪氣的回來,堅持了一個星期,頂不住思念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還是乖乖去岳母家接回了美雲。

       我的生活恢復了原樣,只是一想起父親,心裡就窩囊慚愧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晃就這樣過了三年,兒子都兩歲了,美雲始終不鬆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讓我把父親接回來,她也從不陪我去看望父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倒是父親掛念孫子,隔不久就讓我帶孩子去玩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只要看見孫子,他就笑得合不攏嘴。看著父親含飴弄孫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不知何時才可以接父親回家,覺得自己愧為人子。

       事情終於有了轉機,有一天,美雲和孩子帶著孩子逛完街回來

        晚上她和孩子都出現了重感冒症狀,發燒、口乾、折騰了一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一早我就帶他們母子去了醫院,在檢查完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醫生馬上招來急救用的推車將美雲和孩子送入了傳染病區!

           原來他們得了急性出血熱,這是一種由老鼠身上傳來的具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極大殺傷力的傳染病。三到四天就可以置人於死地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治癒率只有百分之五十左右。估計是那天美雲逛街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外面吃了被老鼠污染的不潔食物引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孩子和美雲被分別送往同一個科室不同的病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同時照顧兩個人忙不過來,趕緊打電話向岳母求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岳母一聽病情也著急,和美雲弟弟馬上趕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在傳染病區外接了他們,一看他們的裝扮我哭笑不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們居然都帶著口罩和手套!把一張臉封得嚴嚴實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看見兩隻眼睛!我把情況詳細說了一遍,並提出需要

           人手留下來照顧美雲,小舅子倒是馬上答應留下來照顧姐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岳母卻斥責他:「你懂什麼!傳染性這樣強,你要再傳染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還活不活?你給我馬上滾回去!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 小舅子回去後岳母隨我進了病區,美雲看見她媽很激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讓她坐床邊,岳母直搖手,站得遠遠的用手捂住口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詢問女兒的病情。剛好鄰床有個重病號突然噴血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家忙著叫醫生,岳母見狀趕緊退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把我叫到外面,遞給我一疊錢說: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和你岳父身體都不好,你小舅子又沒照顧病人的經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乾脆去請個人來照顧他們吧!缺錢我去想辦法!」

       說完又返回病房,還是隔著遠遠的距離囑咐美雲要注意休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連外孫都沒有去看一眼就走了!送完岳母我回到病房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美雲在默默流淚,我也無話安慰。

      一時根本請不到人,一般人也不願來傳染病區伺候病人。

     實在沒有辦法,我只好向父親求救,父親在電話裡一聽就急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很快就趕到了醫院。美雲看見父親有些羞愧,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和父親日夜輪流守侯在病區,在兩個病房之間奔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著兒子的頭上插滿了輸液的導管我的心很痛。

      美雲在進院第四天病情爆發,高燒、嘔吐、淩晨開始大口噴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趕緊跑出去叫醫生,父親將美雲抱在懷裡大聲呼喊

         護士剛把推車推到門口,父親一把抱起美雲放到車上推了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朝急救室跑,美雲噴出的血濺了父親一身。她神志還清醒

       在推車上喊了聲:「爸!」父親邊滿頭大汗的跑邊安慰美雲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孩子,別怕,沒事的!我們在外面等你!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這邊剛送進急救室,兒子那邊也出現險情,聽到護士喊:

    「龍明的家屬在哪裡?」我和父親又迅速的跑到兒子的兒科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看兒子也被送進急救室,我腿一軟坐在地上起不來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父親攙扶起我道:「不能洩氣!你要再倒下他們怎麼辦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定會救過來的,要對醫生有信心!」幸好老天保佑

       他們母子都被搶救過來了,過了高峰險情期美雲和孩子開始恢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和父親在醫院衣不解帶的伺候了二十六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父親整個人都瘦了一大圈!終於迎來了他們出院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岳母和岳父也來了,還叫了部麵包車要送我們回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美雲對她母親有些生氣,不大和她說話。車開過來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當我把美雲扶上車坐好,再從父親手裡接過兒子

         讓父親上車時父親卻拒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說:「我就不去了,好多天沒有洗澡了,我想回去洗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們先回吧,記得帶孩子來看爺爺就好了!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美雲聽了跳了下車,拉住父親說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爸爸,你還在生我的氣嗎?和我們回家一起好嗎?」

       父親堅決的搖頭說:「我已經習慣單獨住了!人多反而不慣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說完親了親孫子就和我們告別了。美雲一路都是哭著回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來休養了一個多月,美雲和孩子完全康復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再過幾天就是八月十五,美雲主動提出去接父親回來

       我非常高興。是該團圓的時候了!那天美雲叫了一部麵包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們一家來到了父親住的地方,父親從我手中接過孫子

         高興得直用鬍子紮。美雲進門就甜甜的叫了一聲:「爸!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喊完就動手開始收拾父親的東西,全部往門外的車上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父親趕緊騰一隻手攔住問要幹什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美雲眼眶都紅了,她哽咽著對父親說:

       「爸,您今天要是不搬回去您就是看不起我,我已經知道自己錯了!

      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,原諒我吧!」父親的眼睛也紅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把孫子放下來,坐在床邊半天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美雲「撲通」一下就跪在了父親面前,拉著他的手哭道:

      「爸!您不答應我就不起來!我自己親生的父母都沒有您對我好啊!

        他們來看我帶著口罩都不敢靠近我!雖然他們是給了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錢並不能代表一切!親人真心的關懷才是最重要的啊!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說完,把一旁的兒子也拖了跪下哭道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您就看在孩子的面上回去吧!我伺候您到老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現在自己也有了兒子,完全能理解您獨自帶大

       一個孩子的辛勞!」父親老淚縱橫的抱起孫子終於點了點頭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一把抱住父親和妻子淚流滿面,男兒有淚不輕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是未到高興處啊!誰說魚和熊掌不可兼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~~圖文取自網路~~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噗噗の皆有窩 的頭像
噗噗の皆有窩

噗噗の皆有窩

噗噗の皆有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